524 日 , 2023 21:34:43
央音音乐人工智能系的一场讲座
内容纲要

今天听了一场中科院院士管晓宏教授的讲座,深受启发也深受鼓舞。能听到这种级别的科学家的讲座,我也感到很幸运。

在最开始,管院士先讲了“历史上的数学分支”,按照历史的发展,从算术与代数、几何,到天文学,最后一个分支竟然就是音乐!虽然音乐与数学的关系早已不是新话题,与此相关的书也有很多,但是看到这样正式的把音乐列到数学分支中还是让我无比兴奋!就像是证实了自己长久以来的模糊思考与不确定认知有了一个官方认可。

这个讲座的主题围绕着科学与艺术的关系,院士也提到了许多前沿的研究成果,技术含量相当高。关于二者的关系,一个简单且核心的理念就是“艺术形象思维的训练有助于科学想象力的培养”。这里,管院士提到了一本钱学森的书《科学的艺术与艺术的科学》,是一部论文集子,我准备找来看看。

比较有意思的一个话题是“李约瑟命题”。对于这个著名谜题的讨论当然涉及非常广的领域,也非常复杂。在这里,管院士提到了符号体系的重要性。引申到音乐领域,中国古代音乐也曾经辉煌,可惜发展到近现代,仍没能发明出完善的符号体系。这个类似的思考我好多年恰好也关注过一点,这个理论相信也符合很多人的想法。我也曾想过,符号体系的缺乏是不是导致了系统思维和逻辑性的欠缺,从而影响了现代科学(包括音乐)的发展?或者,二者谁是因谁是果,可能无法简单概括。当然时间有限,也没能有机会向院士提问。

在“音乐计算智能与定量模型”这个版本,管院士最重要的一个分享,也是他们非常了不起的一个研究成果就是音乐旋律中的幂律关系Power Law,古往今来所有的乐曲,研究其半音音程关系的概率,发现全部都符合Power Law。之后,研究者们深入研究了为什么旋律服从幂律关系?根据作曲理论,他们发现音乐旋律的三个数学特征进而推导出幂律关系——稳态分布(重复、统一组织);曲线光滑性(旋律波动性、使用大量级进);音程熵(满足前两个后,追求多样性,熵达到最大)。

那么,不够“旋律”的旋律呢?果然,勋伯格总有它的舞台。管院士提到了十二音体系的无调性音乐确实就不符合幂律关系,可我们也都知道,它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对于人类物种来说),已经不再是“旋律”了。

管院士分享了很多具体的数据图表,后面又介绍了他们现在的音乐与脑科学的重大项目。这样的讲座、这样的前沿分享真是令人兴奋!开心的一个晚上!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